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税收宣传 > 福建税务 > 文化
璞玉
发布时间:2017-07-03  阅读数:4098

 我是由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一起带大的。小学时,我总会在寒暑假回到建阳,住在那时爷爷奶奶的家中。一天午后,奶奶和我说起,比我大十岁的堂哥曾在中学时写过一篇作文,她很喜欢。作文写的是手,家人的手。她告诉我,哥哥写了爷爷,写爷爷的手是一双灵巧的手……我想,这大概是因为爷爷不仅烧得一手好菜、会画画、会拉二胡,还会做各种细致的手工活,除了日常的缝缝补补,我早已听过哥哥小时候玩的玩具也都是爷爷做的,每当爷爷用自行车带哥哥回家时,哥哥总是神气地握着一把木头削成的手枪。说罢,奶奶希望我也能写上一篇,或许她是想看看我眼中的家人会是什么样,又会与哥哥的有什么不同。可一个放了暑假的孩子,又怎会舍得在盼望已久的假期去写一篇额外的作文?当时的我可是连学校作业都不见得能按时完成嘞!于是嘴上胡乱应着,也就这样不了了之。等到现在懂事,却再也没有机会给我慈祥的奶奶看这样一篇我笔下的,关于家人的文字了。夜里四点醒来,独自在县城工作的我想起了家中的爷爷,又一次想起了这篇欠下多年的作业。顿时,百感交集涌上心头。提笔,便有了此文。

如果,你在一个没有下雨的早上走在山城的街头,或许,你会偶然碰到一个提着自制手袋、步履悠闲的老人。他早已光了头,只有后脑勺上还有些许银发。他穿着朴素甚至老气,但即便如此,却也依然整洁。他和其他老人有些不同,他的步伐并不显得那么蹒跚。你不用多么认真去观察,便会看到他那缝缝补补的袋子里装着的不过是几样他在菜场精心挑选的食材,若你舍得再仔细看看,也许你还能发现一包零食,那是他爱吃的糕饼。这老人,便是我爷爷。

爷爷是一位已过鲐背之年的老者。都说,老人,是一部活着的历史、一本厚厚的书,此言不虚。爷爷,他曾是一位备受尊敬的中学老师、担任过县中学的教导主任,也是那个年代少有的读过大学的知识分子。下放农村时,农人们知道他的为人,也都很是尊敬他,依旧称呼他“张老师”;干活时,也尽量挑一些相对轻松的活让他去做,偶尔也让爷爷写一些标语或是板报。爷爷倒也乐观、豁达。至少,每当他和我说起这段往事时,他总是带着微笑怀念起自己那时在农场吃的水果,他说那里西瓜很多,他甚至都只挑西瓜最中间的那部分吃。于是他便更加回味地赞叹起农场的瓜果:“嘿哟,你是没吃到过那种西瓜,那都是留着做种的,吃起来非常沙、非常甜……”听他的讲述,感受不到曾经的艰辛,反倒净是享到乐子了,在他的回忆里似乎也净是剩下些瓜啊果啊的了,旁的事相比起来似乎不值一提。

老人家是生物老师,学的是植物。现在我们家中还存有一个木匣,那是一次我在旧屋暂住时,从爷爷房间的橱子里发现的,我知道它一定很有意义,怕它遗失,便特意带回来给爷爷。匣子里装着的是他当年使用的显微镜,里面各种型号的镜头依然完好,被爷爷用纸张包裹着,妥帖地安置在各自的小格里。小时候,我也曾在爷爷的抽屉里翻看见他的笔记和讲义,字迹工整、清秀。至今,我家不大的阳台上仍摆满了他种植的各种花草,他不仅浇水、修剪,还不时搬动。虽然,这也常被我们制止,因为生怕老人家在搬动时有什么闪失。但尽管如此,我仍然会发现他还是趁我们不在时,偷偷搬动,为的是调整出满意的位置让更多的植物晒到充足的阳光。我有时看在眼里,却也不忍制止,因为我知道那是老人家还能维持着的不多的乐趣。

高中那年,我奶奶去世。家人担心老人家独居,便要爷爷搬过来同我们一块居住。也就是从那时起,每当我早晨起床,总会发现餐桌上,早已整齐地摆好一家四口的碗筷,以及两三碟腐乳和咸菜。我用“整齐”一词形容是毫不过分的,我甚至都斟酌过是否应该用“讲究”一词来形容他的这一布置:四块瓷碗端放在桌子四方,边上各等距地置着一双并拢的筷子,每日如此。而他,早已洗漱完毕,为了等我和爸妈上桌吃饭而看了一会儿的早间新闻,或者哼着小曲,打理着他的花草。想来自己很是任性,我曾抱怨过自己还没睡够便被吵醒。于是又不知何时,爷爷便默默地不再在早上我未醒时走进我的房间。饭后,只要不下雨,他便兴冲冲地掖着他那补了又补的布袋上街溜达,采买几样他中意的菜肴和他在晚上看电视时喜欢吃的糕点。爷爷喜欢热闹,尤其喜欢看着工地施工,驻足时,他眼里充满了孩童般的好奇,兴致十足地看着工地上忙碌的工人。看着一天天逐渐构筑起来的工程,他偶尔居然还会去打听一下工程的进度。当然,不论如何,若是那天我告诉过他我想吃的食物,牛肉的“两面白”或是老地方卖的碱粿,他是定不会忘记的。由于生活习惯和人生时期的不同,和晚辈们生活在一起,难免会碰到这样那样的不适。他年轻气盛的孙子——我,和他中年固执的儿子——我爹,常常会因为一些所谓的“三观”不合而发生争吵。尤其是那时我工作未定,一旦谈论起我对生活的选择和态度,气氛便格外紧张。此时,若老爹一时心急,采用强硬些的语气对我说话,我们甚至会在吃饭中途便“开战”。妈妈则赶忙加以调停,虽然几乎无济于事。而此时的爷爷则依旧一言不发,默默吃完饭便回房休息。我很不愿在爷爷面前同家人争吵,因为我觉得这样会让他心里不舒服。但是,有时性子就是难以克制。吵吵闹闹,似乎就是柴米生活的一部分,就像米饭里的沙子——你不情愿,也通常不会遇见;但在你漫长的吃饭生涯中,似乎又总会在你不经意间咬到它。讨厌,却又不可避免。想来,这倒也很是符合统计学的大数定律。而爷爷想必早已深谙此理,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晚辈们的成长之路。

在我眼里,爷爷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他善于在他生活的任何地方营造起自己的一隅天地,他似乎总能挖掘并享受到当下生活中的美好,乐此不疲。他似乎总能用一颗平和、包容的心去面对生活中的纷争与苦难。他是个有心于生活又热爱生活的人。不论是在阳台打理花草,还是在房间精心摆放家人的照片,他总是特别专注而且乐在其中。他心灵手巧,习惯收集一些在我们看来是废料的木棍、铁丝。一旦有空,便整个下午地用简单的工具耐心细致地削敲打磨,把它们做成拍背的手杖,晾衣的木叉……最后总不忘落款似地写上日期,以示纪念。我可爱的爷爷,他是如此地热爱生活、深爱家人;他是如此地用心享受着、经营着他的人生。这不禁让我动容和感慨:人,恐怕唯有这样热爱生活,生活才定不辜负,并厚馈于他。想起小时候哥哥曾借一双巧手来描写那时他眼中的爷爷,那么,如今的我则更愿以一块山间璞玉来形容我眼中的爷爷:他平凡寡言,如同石子般静静地栖身于世。拾,他则丝毫不吝惜他的满腹才华,教书育人而桃李天下;弃,他则安然置之于山野之间享受阳光雨露,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岁月流淌,他总将世事和时光带给他的风吹雨打内化于心,把自己涵养得愈加温润如玉。这就是我眼中的,我的爷爷。 拂晓,此时我仿佛又看见他哼着小曲在给阳台的花草们浇水,忽然“哼”的一声,赌气似的弹走一只他刚发现的、趴叶子上的蚜虫。■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福建省地方税务局    闽ICP备05023284号
地址:福州市铜盘路62号    邮政编码:350001    常用电话 涉税咨询、举报投诉热线:12366
维护单位:福建省地方税务局网站管理办公室    联系电话:88012307    电子邮箱:fjds_2014@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