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税收宣传 > 福建税务 > 文化
书徒·书橱·书途
发布时间:2017-07-03  阅读数:84454

读书是我最大的爱好。我虽然出生于乡村,但父辈都略通文墨。在他们的熏陶下,我对书本有一种天然的兴趣。在高中以前,读课外书的主要途径是在伯父、父亲和叔父看书时,或明或暗地“蹭”着读,另外是到家里阁楼等处寻找“破四旧”后的幸存书册。为此拉拉杂杂地读了《三国演义》《三侠五义》、“三言二拍”等古典小说和《毛主席语录》《把一切献给党》等当时流行的读物。我记得自己买的第一本书是连环画《小英雄雨来》,小学老师还拿着给全班同学绘声绘色地上了一节故事课。

考上财经学校后,学校图书室藏书虽不丰富,但也够我读了。我借的一般都是古典文学和诗词,所以被同学们取了诨号“老古董”。由于家里经济困难,我的伙食费主要靠学校每月13元的二等助学金。为了节省些伙食费,三餐和另一同学合伙吃,从而挤出一二块钱买书。当然能买的也是薄薄的小册子,一般一本几毛钱,大多是《新华字典》等小工具书和唐诗宋词之类。

直到1984年8月毕业分配工作后,自己有了工资,买书才大方起来。几年时间配齐了《辞源》《辞海》等工具书,书店也成了我最常光顾的地方。装书的家具从旧肥皂箱到简易书架,后来有了专门添置的书柜。工余饭后,坐在书桌前或站在书柜前,或翻阅或摩挲,似在与书本对话,那种愉悦与满足实在无法言说。那时,我的书是不喜外借的。若有被朋友借去,约定还书时间到了,是必定要去讨还。即便这样看得紧,还是丢过书。有一次从书店刚淘得几本书到家,一朋友到访便借走了其中刚买的《唐伯虎月夜梅花梦》,却一直未归还,空留一个书名铭记至今。另外丢失的一本印象深刻的书是贾平凹的《废都》,当时因书中的无数“□□”被媒体炒得火热,我自然不甘落后立即买了一本。刚一读完,有朋友看到就硬借去了,去讨还时说是转借给别人,也就再没还回来。有此等丢书教训,“书与老婆不借”就成了口头禅,为此惹得好多朋友不高兴,责怪为“书徒”。

成家后,有了自己的家,书橱作为读书人最美的配置是少不了的。几次搬家,书橱越做越大,除了占去一间房,平时书桌上、枕头柜上、沙发旁还都堆着书报。不过读书的兴趣从文学类转向了财税、经济,也涉猎些佛老哲学、传记笔记。现在买书也不用时常逛书店了,网购既方便又便宜。不过在书店里直接面对装帧各异的图书,手里捧着书,闻着书香的感觉,网购又如何能同日而语呢?因此,书店还是难以割舍的地方,一段时间没去,犹如许久未见的老友,就想去会会。

近年却不那么“爱惜”书了。母校有动员捐书,一次就捐了150本;藏书中若有朋友、小辈学生喜欢看的就让他们自拿去,不再计较什么时候归还了;看过的书有的也放到“衣衣不舍”捐物箱回收利用。我觉得书如阳光、如雨露,不能只是藏着,还是要让它从书橱走上“书途”,让更多的人读到,照耀滋润更多的人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福建省地方税务局    闽ICP备05023284号
地址:福州市铜盘路62号    邮政编码:350001    常用电话 涉税咨询、举报投诉热线:12366
维护单位:福建省地方税务局网站管理办公室    联系电话:88012307    电子邮箱:fjds_2014@sina.com